我现在是企业负责人,对公司形象负有责任,不 能放任谣言传播,所以在此澄清一下关于“汉奸”、 “精日”的谣言。如果再有无智或无知的人,传我 是“汉奸”、“精日”什么的,请大家转发这个给他们,多谢。

1.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毕 竟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但我 凑巧不是。我只是非常喜欢日本的很多文化而已。

2.我不是汉奸。目前还没有人出价要我卖国,即 便有人出价,我也不会卖国,我是一个有原则的 人。当然,我也没这能力去卖国,感谢那些高估 我的人。另外,我也不是自费汉奸,我身价非常 高〃_'而且是一个很精明的生意人

3.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不为此自豪,也不为此自 卑,我只是凑巧是一个中国人。我是一个朝鲜族, 我不为此自豪,也不为此自卑,我只是凑巧是一 个朝鲜族。有时候,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看到中 国人恶劣的一面时,我会忍不住说一些自嘲挖苦 的话或是类似的气话,但这些话的尺度,远不如 我年轻时的偶像鲁迅来得激烈。如果作为一个企 业家必须比作家保持更谨慎的尺度,我可以学习 和调整。

4.虽然我爱的人里,中国人最多,但我不是一个 爱国主义者。我是一个国际主义者,如果有必要, 白求恩能做的很多事情,我也能做。

我这辈子做过很多很多的公益事业,比如多次资 助贫困地区的学生,比如多次捐助生活困难的抗 曰老兵,比如发起资助抗日老兵的公益活动,比 如发起救助汶川灾区的募捐行动,比如多次捐款 给软件及互联网开源项目的组织等等。由于我的 影晌力和执行力都非常强(我这个人啊...不说实 话就...),这些活动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 做的这些事,大部分的资助对象都是中国人,但 那只是因为我一直在中国生活,所以更熟悉,更 容易接触到这里的信息,不是因为我爱国。

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但反对“爱国”爱 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反对“爱 国”爱得要无端敌视那些非军国主义者的曰本人, 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 “精日”的帽子。

5.我生性顽劣,做企业之前和做企业的初期,喜 欢跟人斗嘴(不管有无必要),并且不介意进一 步激怒那些误会我的人(很惭愧)。以前我听到 有些中国人大咧咧地用"鬼子”、“棒子”、“老毛子”、 “阿三”来称呼外国人时,就会忍不住用“支那”、 “太君”之类的词来反讽这些人,试图使其明白这 类不当言行的自我中心和荒谬之处。但结果常常 是被理解能力有问题的人误会,和被别有用心的 人利用,给企业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在此,我 为我早年的轻率言行,向我的投资者、合伙人、 同事,和那些关心爱护帮助我们的锤友道歉,让 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我虽然说过那些反讽的话,但我会谴责用轻浮的 语气调侃慰安妇,谴责穿侵华日军的服装到抗战 遗址晔众取宠,谴责拿抗战英雄和烈士乱开玩笑。 给无端受难的人揭伤疤,甚至伤口上撒盐的事, 我都会反对和谴责。至于那些无知或无智的人, 在我反讽的时候,由于误会,感觉到被深深伤害, 我很遗憾,但这实在没什么好道歉的。反倒是如 果这些人乱骂过我是“汉奸”,后来又因故发现了 其实是误会的话,希望他们方便的时候能给我道 个歉,我会很乐于看到并原谅。

一群只会用键盘骂人、砖块砸车的方式来“爱国” 的精神病,骂我这个一贯谴责曰本极右翼军国主 义,并常年为中国社会做各种公益事业(包括多 次资助和发起资助抗战老兵)的人是“亲日汉奸”, 这是新时代的“ xx年目睹之怪现状”。居然还有 人要用保护英烈法来找我的麻烦,实在是太荒谬 了。抗战烈士们在天有灵,多半会为自己当年的 奉献,客观上也保护了这样的笨蛋而感到哭笑不 得吧。

另外,恳请媒体和自媒体能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 不帮忙辟谣能理解,至少不要参与造谣传谣,在 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经过几十年奇迹般的高速经 济增长,中国已责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天说 “强国”,早已经不是一个口号了。一个年轻的学 生,即便在网上说了些欠妥的言论,我作为一个 内心强大的中国人,也丝毫没有感觉“被侮辱”和 “被伤害”。只有那些骨子里还觉得自己是被欺凌 的弱国的中国人,才会这么娇滴滴地“被侮辱”和 “被伤害”吧。

强国,强国,经济上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希望 精神上也能尽快跟上,中国加油。


Q:最近一年,你频繁地出国,总听你跟朋友们 说未来是中国人的,具体谈谈?

A :我之前听到一些中国人说“21世纪是中国的 世纪”,觉得这些人太自恋了.后来听到很多外国 人也说这话,又觉得他们太客气了。但做企业接 触到很多发达国家的公司后,发现这基本上是没 什么悬念的事。那些先进国家的公司,包括很多 我年轻时心里的偶像公司,虽然在很多方面依然 保持了某些优势,但这些公司宫僚、懒惰、傲慢、 自我中心的程度,也常常超出我的想像。而且他 们对于变化无动于衷,对新生事物完全丧失了好 奇心也是常态。起初我还觉得我看到的可能是个 例,后来发现多数老牌的大公司都是这样。

这些观察曾经让我非常困惑后来逐渐理清了一 些思路,全球化时代,中国企业跟先进国家企业 的竞争.本质上,是一群在资本和技术上初步解 决了竞争基础的“泥腿子”或“泥腿子”的儿子,跟 “富五代、冨六代”的竞争。从人性的角度看,这是 一场结果已经注定的战争:假以时曰,解决了竞 争基础的“泥腿子”整体上必胜。“富六代”在舒适安 逸的生活状态下,希望继续保持爷爷留下的那点 优势的动力,在“泥腿子”渴望通过奋斗来改变命运 的强大动力前,几乎是不堪一击的。

当然,“泥腿子”的子孙到了富三代、富四代的时候, 也会渐渐失去竞争力。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一个一再被重复的故事。